鹤居关北.

关鹤北‖低产写手.cp楚夏/德赫

楚夏|日常十题(10)

糖是楚夏的,ooc算我的
完结篇7000+大更.字数有点多就打了分割线.
以下正文.

       夏弥有快两个星期没见着楚子航了。
       她蹲在宿舍楼下的花坛边上喂着猫,心里头一阵窃喜——要是楚子航那家伙现在在这儿,肯定要皱眉头。他一向不喜欢毛茸茸的生物,尤其是流浪猫流浪狗这种不那么干净的小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眼见小碗里的猫粮差不多见了底,夏弥心里头着实愉悦。小家伙今天不怕她了,这可是撸猫大业上又一里程碑式的进展,晚上该炖个汤庆祝一下。她这么想着,便笑弯了一双映着云的眸子,以至于当她心满意足地把猫粮收起来的时候,都没注意到不远处几个大一的学弟仰慕的眼神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学姐太好看了吧!有人知道是哪个系的吗!?”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就是夏弥学姐,前狮心会会长的……”已经摸清学院情况的大二生如是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请当我刚刚什么都没说,谢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回来啦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 无人回应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好吧,”夏弥关上门。
         楚子航毕业后就顺理成章地进了执行部,任务一个接一个,忙得不行。有时候夏弥都觉得,如果不是因为学校里还有个她,楚子航根本不会给自己留休息的时间——昂热批的这个职工宿舍对他而言就是一落脚的地儿。
        他这次好像是被派到太平洋的某个岛上,一去就是一个多星期。少了个生活规律极精准的人管着,日子当然自由不少。没人催着她早睡,没人阻止她吃“不健康的垃圾食品”,没人赶着她交论文交报告,自然,也没人在听到她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时说一句“欢迎回来”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一不小心就习惯了呢。”她耸耸肩,把猫粮收进橱柜里,又洗了个手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楚子航真没把卡塞尔当家,夏弥想。虽然他不出任务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待在这里,但对他而言真正算得上是家的地方,只有那个小城市而已。
        哪里又是她的家呢?一个人解决晚餐的时候,她突然咬着筷子发起了呆——自从丢掉耶梦加得的身份,像个普通混血种一样生活后,她就很少去想这些问题了。如果没有楚子航的出现,她大概还是那个耶梦加得,伪装成人类混迹在人海中,守着地尼伯龙根里的那条笨龙,又随时准备着将他吃掉,然后只身度过往后的无数个春夏秋冬。
        耶梦加得与楚子航是那样相似。
        但她已经不是耶梦加得了,这是她的选择。耶梦加得的家被埋在了北京的尘土废墟下,而她还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儿。
        “胡思乱想什么呢,”夏弥回过神,轻笑一声。偶尔她会像现在,这样为自己当时的选择感到小小的困惑,但她不后悔。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?她一不小心就习惯了,习惯了生活里第二个人的存在,习惯了他古怪的脾气,习惯了偶尔的争执,习惯了恰到好处的关心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人身上一千八百种坏毛病,连带着余下的一点温柔,化作冬日里的一床棉被裹住她,抽不出身。从此她的小楼东风是他,江湖夜雨也是他,一腔孤勇和满心雀跃,都是他。
        这辈子大概就这么栽在他手上了,夏弥想,不过,倒也不赖。现在她是时候去做点糖桂花放着,等那家伙回来的时候,再煲银耳羹。
       “好吧好吧,还是有点想你的。”临睡前她拍拍身侧的枕头,“晚安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那张照片是在楚子航翻看初中同学录的时候掉出来的。
         学生时代的自己转过身看向镜头,眼里无悲无喜,丝毫没有赢了比赛的激动。周围是欢呼的少年们,占据了照片的三分之二,过了这么多年,他依然可以隔着照片听见那时的喧嚣。他心中突然一动,目光越过人群看见了正在庆祝的拉拉队,女孩笑容明亮,眼妆里闪粉的反光都盖不过她的眼。
        即使是重新想起来,关于舞蹈团团长和拉拉队队长的记忆依然少得可怜,但那个梳得高高的马尾,明晃晃的笑容,黑色的练功服和少女柔软的身躯,全因为夏弥的存在而一点一点鲜活起来。夏弥,这个女孩的出现对他的生命而言实在是一个意外。她突然出现,突然离开,又选择再次回来,致使他时常有一种不真实感。
        但她确确实实回来了。她的发香,她的体温,她翻卷的裙摆,都以一种昭告天下的姿态说着,你看,我在这里。
        “子航啊,该吃饭啦。”佟姨敲敲他的门唤道。
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,”楚子航垂下眼帘,把照片夹进册子里重新放好,“我这就来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“子航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啦?”苏小妍撑着下巴问。
         楚子航帮着把菜端到桌上,“出差嘛,这次工作提前结束了,就回来看看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夏弥没一起过来呀?”她又问。
        春天的时候楚子航带着夏弥回来见了见苏小妍,两个女人几乎瞬间就混熟了,相处简直不能用融洽来形容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,她没和我一起出差。”楚子航点点头。这次任务的难度不大,比规定日期提前了三天半完成。本来他可以直接回卡塞尔的,却突然想回家看看。
        “哎呀那还真是失望,”苏小妍耸耸肩,“坐下吃饭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晚餐的主旋律永远是苏小妍,佟姨只是温和地笑笑,鲜少发言。楚子航开始还不时说几句,附和一声,后来不知怎的,思绪就飘远了。
    出这次任务的前一晚,他和夏弥才刚闹了阵矛盾。夏弥不知为了什么,发了一晚上牢骚。他本来就有些疲惫,便冷下脸说了几句。楚子航本以为她会再闹腾一阵,不曾想她却也收了声,定定看着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楚子航,你嫌我烦。”
        她一字一顿,收了笑容,眼神一点一点冷下去,凝固成不知名的情绪。楚子航突然开始为自己刚刚的话感到后悔。
        “不是,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解释的话没能说出口,夏弥收了声,垂下眼不再看他。直到第二天早上楚子航离开,她也没出来同他道别。你嫌我烦。这四个字连同夏弥少有的沉默一起,敲在他心上,莫名生出一丝名为慌张的情绪。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和夏弥俩人的性子截然相反,所有人都这么说。只有路明非在说完后,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过师兄,其实你和小龙女在某些方面上,又特别像。”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知道,他,他们,说的都是事实。最像人类的龙和最接近龙的人类,他和夏弥大部分情况下就像两个齿轮,外表大相径庭,本质却相同。尽管运转起来意外地契合,偶尔却也难免磕磕碰碰。恺撒说他和夏弥在一起再合适不过了,可怎样才算合适?他不知道。楚子航只知道,夏弥和别人不一样,至于是哪里不一样,他却又说不清楚了。他只是突然在这时想起那一天晚上,夏弥睡梦中的脸——这次离开好像也挺久了,该有十几天了吧?
        “子航?你在听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?”他回过神,苏小妍正偏着头看他。
        “抱歉妈妈,我走神了——您再说一遍?”
        苏小妍轻轻叹口气,眼睛里有笑意,却不同于往日,少有地多了几分严肃。
       “我是说,夏弥那个女孩子挺好的,你如果真的喜欢她,就带她回家吧——她一个人太久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伸出去的筷子停在了空中,半晌,静止的画面才重新动起来。
       “好,”他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当又一架飞机穿过云层落地的时候,楚子航所搭的航班仍然没能顺利起飞。他已经在飞机上坐了将近一个小时了,这架飞机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,一直在机场里转圈,机舱里的乘客几经安抚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,渐渐嘈杂起来,让人心生烦躁。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透过舷窗看着外面的机场大楼,突然很想打个电话,他也确实这么做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夏弥,是我。睡了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呢,刚躺下。”女孩声音里透着一丝困意,背景音里隐约有人在低声哼唱着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“在听歌?”
        “对啊,准备关了,你听,”她把手机靠近音箱,“师兄你突然打电话回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,有事。我是想问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抿了抿唇,仿佛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开口。
       “夏弥,现在这样的生活,真的是你想要的吗?”
        这疑虑自夏弥回来后就一直盘旋在他心上。楚子航不清楚她究竟做了怎样的选择,但也能猜到个七八分。他不知道放弃龙王的身份像个普通混血种一样生活,是否只是她一时兴起。也许她其实更喜欢耶梦加得这个身份呢?如果立场相同,夏弥会是他为数不多的底线之一,可万一他想错了,他们从一开始就站在对立面上呢?他将不得不用更大的力气拔刀,再次面对他不愿回想的那一幕。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不敢想象那样一天。
        “如果……”他声音干涩,后半句被卡在喉咙里。
        ——如果你有一天要走,能不能提前告诉我?
        电话那头夏弥没有回答,音响被关掉了,细微的电流声传过来,与机舱内的嘈杂搅在一起,搅得他思绪混乱。空调好像有点冷,楚子航想。
        “师兄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自己是龙,日子将是怎么样的,又会做些什么?”夏弥突然这么问。
        他愣了愣:“以前上课对龙类进行研究的时候,做过一些设想。不过我不太能理解龙类对争夺权与力的执念,是我的话,可能会像西方童话故事里的恶龙一样,抢点东西藏在山洞里,然后守着金山睡觉。”
        电话那头的人咯咯笑了起来,“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,不过我猜师兄你说这句话的时候,肯定还是扑克脸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楚子航摸了摸自己的脸——她说对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我也想过的,如果我是个人类。”夏弥敛了笑意说道,“权与力固然重要,老是争来争去,也很累的。权力是勋章,也是枷锁。有时我就想,如果有机会,当个人类或许也不错。
        “在尼伯龙根里醒过来的时候到处黑漆漆的,能动的东西都死了。芬里厄就在我旁边,安安静静地趴着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他明明那么强,却因为我,成了个傻子;他本来可以就这么傻乎乎地活下去,却因为我,死了。他也许到最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我知道。
        “龙和人难道不一样,都是世界的孩子么,凭什么就要承受这么多?
        “去他妈的龙王,我受够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无声地动了动嘴角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他有些分不清现在说话的到底是夏弥还是耶梦加得——也许她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。这一认知刚一探出头,让他不由得感到有些慌乱。可他又在慌些什么呢?他早该知道的。夏弥和耶梦加得,不过是同一个人在不同境地下展现出的不同样貌罢了,失去其中任何一个,都不完整。
        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,有一丝名为欣喜的情绪悄悄冒出来。这样的夏弥更真实,楚子航想。他不知道这是理智下的结论,还是情感做的判断,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又看到了冬天的那条鱼。这一次他终于凿开了冰面,不用隔着厚厚的冰层看它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走的每一步路,无论是模仿人类还是变成海拉,亦或是放弃完整血统,哪怕是挨你那一刀,都是我自己的选择。我觉得现在的生活,挺好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所以楚子航,你不用担心,我从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。”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握着手机,有那么一刻的失神。恍惚间她还是王座上那个意气峥嵘,天生傲骨的耶梦加得,挥挥手就令风云变幻,眉目间含着河山。可下一秒夏弥又回来了,用跳跃着的声音说道:
        “我可还等着师兄你包养我呢,可别想这么轻易就把我甩掉。”
        饶是面瘫如楚子航,此刻也忍不住笑出了声。也不全是因为这个白烂的笑话,兴许是得到了令他安心的答案,他笑得格外开怀,连脸上的棱角也一并软化了去。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突然就想起前不久读到的一句话——她决心就地一滚,将这尘世诸加在她身上种种千形万状的皮毛都抖落,重新还原成人。他似乎看到那个高傲的龙王从王座上走下,摘下冠冕,放下权杖,踏过荆棘和血迹走来。
        他还有什么好迟疑的呢?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所以他说,“飞机要起飞了,你早点睡,等我回来。”
        夏弥倒是愣了神,楚子航的问题本就问得她有些措手不及,此刻隔着电话她也能想象那人的样子——眼角眉梢都是暖的,连声线也透着笑意,印象里他这副模样可着实少见。刚刚那番话似乎太放飞自我了,不过,看来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        她知道楚子航能明白她的话,就像她知道他想说什么一样——他们本就是同类。有这人在,就是被世间千丈红尘淹没,又如何?
        于是她回给他一个笑,并没有丝毫怀疑地,相信他也能看到:
        “嗯,我等你回来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离上次和楚子航的谈话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,生活一切照旧,似乎没什么不同。
        “又出去啦?”夏弥嘟囔着摸了摸放在桌上的豆浆——还是温的,拿起吐司咬了一口,“真是的,要走也不跟我说一声,上一个任务不是才结束没几天嘛——工作狂。”
        其实夏弥知道,有些东西已经改变了。她在心底默默地,划掉了几条不知从哪里看来的恋爱指南(。)
        要想结束冷战,不一定非要某一方先服软,两个人在一起,也不是非要把各自的棱角都磨掉。
        她想两个人的自由也许就像放风筝一样,可以放长线,飞得很高,却不用担心被风吹跑——他们各自的风筝线还在彼此手里,而这似乎比一个人的无拘无束要安心不少。
       不再担心无家可归。这个想法让她的心微微地泛起暖意来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响起来的电话打断了夏弥的思绪,她看了一眼,把电话接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路师兄啊,一大早的有什么事儿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师妹师妹!你赶紧过来一趟!这边有点事需要你帮个忙!”
        电话那头路明非俨然一副火烧眉毛的架势,惊得夏弥问都没来得及问,赶忙答应了——
        “哎哎哎我这就来啊!你在哪儿啊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  夏弥一路小跑到路明非说的地点,微微有些气喘。
         她抬头看了一眼,这是座白色外墙的欧式建筑,看起来似乎是个教堂——学校里啥时候多了这栋房子了?她略感纳闷地多看了几眼,赶紧走了进去。也许是学生会在办什么活动,她想。
         别似乎了,这就是个教堂吧……夏弥有些无语地看了看室内结构。可路明非人呢?她看了看周围,一个人也没有,忍不住叹了口气,拿出手机给路明非发了条信息。
         ——路师兄你玩儿我呢???
         夏弥按下发送键,隐约觉得气氛有些微妙,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。
       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,抬头看看琉璃制的窗格,深吸一口气,下了结论——
        此地不宜久留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她转过身准备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“夏弥。”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站在她背后,几步远的地方。他今天穿了件白衬衫,和水洗得发白的牛仔裤。明明是平日里的装束,夏弥却觉得他似乎格外正式。
       “师兄?”
        这个桥段……貌似很眼熟啊。她隐隐猜到了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,不知为何有点紧张。
        “夏弥,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比较突然,不过我想了很久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看着她,揉了揉鼻子。
       “从15岁起我就认为,我现在活的每一天,都是抢回来的。所以我远离人群,避免和别人建立长久稳定的关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个意外。我想过要离你远点,但是没了你,日子似乎不太好过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记得以前看到过一个作家说,人们都想找一个很爱很爱的人过一辈子,可如果不开始的话,你永远也不知道他是不是那个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我不会再遇到这样的人了,因为我遇见了你。
        “夏弥,从前我真没想过你会变成这样的存在。医学研究表明,人在恋爱的时候体温会上升0.2℃。我的体温比一般人稍微低一些,所以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才更接近于正常人。我是一个很无趣的人,孤僻,古怪,又不善言辞。你未出现时,我的生命平静而压抑;如今惶惑,怯弱,却不时有惊喜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可能活不了太长了——不是所有混血种都能像昂热校长那样的。你愿意接受来自这样一个无趣的人的邀请,留在他接下来短暂的几十年生命里吗?
        “夏弥,嫁给我。”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一气儿说完这么长长一段,才停下来,视线却不曾移开过。夏弥听出他话语中藏着的那一丁点儿紧张,绷着的神经突然就松驰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师兄你这个一说话就像要演讲的习惯还是没变啊,总是把气氛搞得这么严肃。”她噗嗤一声,“那我想问你,你觉得,爱是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夏弥准备认真说些什么的时候,总是以问句开头。楚子航怔了怔,带着一点点迟疑,下意识地回答道:
       “如果你指的不是荷尔蒙分泌的话,我说不清楚——也许爱只是种感觉。”
        夏弥沉默了几秒钟,突然垂下眼笑了笑。
        他说的对,爱就是种感觉。
       “似乎所有的爱都是从喜欢开始的。至于喜欢嘛,也许只是因为某一刻多看了一眼,那人就被从人群中剥离出来,和别人不一样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学习人类这么久,仍然有很多不能理解的东西,爱就是其中之一。如果非要说爱情是什么,我想,大概是种习惯吧——新鲜感很快就消失,习惯却难改掉。因为那个人不一样,所以总是多关注一点,直到某一天才发现,自己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,没法改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她停下来,抬头看了看日光穿过琉璃窗格投在地上的斑驳,接着说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从前我一个人活了很多年,走了很多路,见过形形色色的人,也见过世界的千百种模样。直到遇见你,这些问题才有了答案。
        “人间教我世事,而你赐我情爱。
        “楚子航,遇到你的这一生,是奖赏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又该怎么拒绝你的邀请呢?”
        夏弥一直说到这儿,才又停下来,重新看着楚子航,眼神定定地,像是要看穿他的灵魂。
       楚子航快要压不住嘴角欲向上扬的弧度。
       “不知道怎么拒绝,就别拒绝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打了个响指,柱子后面跑出来一只通体雪白的猫,毛茸茸的,远看只道是个球在地上滚。
        楚子航把猫抱起来,递到夏弥面前。夏弥注意到它脖子上细细的一条银链,拴着枚戒指。
       “把猫一起收下吧,你不是一直喜欢么?以后你养它,我养你。”
        夏弥愣了许久,才接过猫搂进怀里,朝他展颜一笑。
       楚子航惊诧于她的眼,怎么就盛得下那么多那么满,直叫人心都烤化了去的笑意呢?只是楚子航还没来得及多看,面前这张脸就迅速放大,在他唇上留下轻飘飘一个吻。那个吻干净又纯粹,让他想起他们第一次接吻。它蜻蜓点水般掠过,以至于楚子航后来回想起,都怀疑它是否存在过。
         但那一刻楚子航分明感受到她的气息近在咫尺。她踮起脚轻触他的唇,然后说:
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同一时间,卡塞尔校园论坛内某直播贴。
炎之龙斩者:等等等等???小师妹就这么被面瘫骗回家了???
sakura:心情沉痛.jpg
某狗仔小弟:心情沉痛.jpg
路人一号:心情沉痛.jpg
路人二号:心情沉痛.jpg
路人三号:心情沉痛.jpg
……
sakura:师妹都是别人的
剑桥折刀:师姐也是别人的
sakura:不带这么玩的吧校长!
村雨:为什么是骗?
路人一号:呃这个……
路人二号:呃这个……
路人三号:呃这个……
炎之龙斩者:说好的不善言辞呢???面瘫你这情话技能不是满点呢吗?!!
sakura:师兄怎么这么快就出现了!
村雨:……
村雨:我确实不会说情话
村雨:所以就说实话了
村雨:哦,夏弥叫我上来看看
sakura:……
路人一号:您的好友「十万伏特」已上线
路人二号:您的好友「十万伏特」已上线
路人三号:您的好友「十万伏特」已上线
……
狄克推多:厉害,楚子航,我看错你了
耶梦加得:芬格尔师兄你还有一个地方说的不对!
耶梦加得:我不是被师兄骗回家
耶梦加得:师兄在哪,哪里就是我家_(:3」∠)_
炎之龙斩者:……
炎之龙斩者:师妹你变了!
sakura:饱了,嗝。
路人一号:饱了,嗝。
路人二号:饱了,嗝。
路人三号:饱了,嗝。
狮心会某成员:饱了,嗝。
学生会某成员:饱了,嗝。
剑桥折刀:人老了,偶尔吃点狗粮也挺好,嗝。

—END—

评论(22)

热度(197)